六国论

六国论

shunhang 472 2022-03-06

《六国论》

原文

  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赂秦而力亏,破灭之道也。或曰:“六国互丧,率赂秦耶?”曰:“不赂者以赂者丧,盖失强援,不能独完。故曰弊在赂秦也。”

  秦以攻取之外,小则获邑,大则得城。较秦之所得与战胜而得者,其实百倍;诸侯之所亡与战败而亡者,其实亦百倍。则秦之所大欲,诸侯之所大患,固不在战矣。

  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至于颠覆,理固宜然。古人云:“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此言得之。

  齐人未尝赂秦,终继五国迁灭,何哉?与嬴而不助五国也。五国既丧,齐亦不免矣。燕、赵之君,始有远略,能守其土,义不赂秦。是故燕虽小国而后亡,斯用兵之效也。至丹以荆卿为计,始速祸焉。赵尝五战于秦,二败而三胜。后秦击赵者 再,李牧连却之。洎牧以谗诛,邯郸为郡,惜其用武而不终也。且燕、赵处秦革灭殆尽之际,可谓智力孤危,战败而亡,诚不得已。向使三国各爱其地,齐人勿附于秦,刺客不行,良将犹在,则胜负之数,存亡之理,当与秦相较,或未易量。
  
呜呼!以赂秦之地封天下之谋臣,以事秦之心礼天下之奇才,并力西向,则吾恐秦人食之不得下咽也。悲夫!有如此之势,而为秦人积威之所劫,日削月割,以趋于亡。为国者无使为积威之所劫哉!夫六国与秦皆诸侯,其势弱于秦,而犹有可以不赂而胜之之势。苟以天下之大,而从六国破亡之故事,是又在六国下矣。

译文

  六国的灭亡,不是(因为他们的)武器不锋利,仗打得不好,弊端在于用土地来贿赂秦国。拿土地贿赂秦国亏损了自己的力量,(这就)是灭亡的原因。有人问:“六国一个接一个的灭亡,难道全部是因为贿赂秦国吗?”(回答)说:“不贿赂秦国的国家因为有贿赂秦国的国家而灭亡。原因是不贿赂秦国的国家失掉了强有力的外援,不能独自保全。所以说:弊病在于贿赂秦国。”

  秦国除了用战争夺取土地以外,(还受到诸侯的贿赂),小的就获得邑镇,大的就获得城池。比较秦国受贿赂所得到的土地与战胜别国所得到的土地,(前者)实际多百倍。六国诸侯(贿赂秦国)所丧失的土地与战败所丧失的土地相比,实际也要多百倍。那么秦国最想要的,与六国诸侯最担心的,本来就不在于战争。想到他们的祖辈和父辈,冒着寒霜雨露,披荆斩棘,才有了很少的一点土地。子孙对那些土地却不很爱惜,全都拿来送给别人,就像扔掉小草一样不珍惜。今天割掉五座城,明天割掉十座城,这才能睡一夜安稳觉。明天起床一看四周边境,秦国的军队又来了。既然这样,那么诸侯的土地有限,强暴的秦国的欲望永远不会满足,(诸侯)送给他的越多,他侵犯得就越急迫。所以用不着战争,谁强谁弱,谁胜谁负就已经决定了。到了覆灭的地步,道理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古人说:“用土地侍奉秦国,就好像抱柴救火,柴不烧完,火就不会灭。”这话说的很正确。

  齐国不曾贿赂秦国,(可是)最终也随着五国灭亡了,为什么呢?(是因为齐国)跟秦国交好而不帮助其他五国。五国已经灭亡了,齐国也就没法幸免了。燕国和赵国的国君,起初有长远的谋略,能够守住他们的国土,坚持正义,不贿赂秦国。因此燕虽然是个小国,却后来才灭亡,这就是用兵抗秦的效果。等到后来燕太子丹用派遣荆轲刺杀秦王作对付秦国的计策,这才招致了(灭亡的)祸患。赵国曾经与秦国交战五次,打了两次败仗,三次胜仗。后来秦国两次攻打赵国。(赵国大将)李牧接连打退秦国的进攻。等到李牧因受诬陷而被杀死,(赵国都城)邯郸变成(秦国的一个)郡,可惜赵国用武力抗秦而没能坚持到底。而且燕赵两国正处在秦国把其他国家快要消灭干净的时候,可以说是智谋穷竭,国势孤立危急,战败了而亡国,确实是不得已的事。假使韩、魏、楚三国都爱惜他们的国土,齐国不依附秦国。(燕国的)刺客不去(刺秦王)(赵国的)良将李牧还活着,那么胜败的命运,存亡的理数,倘若与秦国相比较,也许还不容易衡量(出高低来)呢。

  唉!(如果六国诸侯)用贿赂秦国的土地来封给天下的谋臣,用侍奉秦国的心来礼遇天下的奇才,齐心合力地向西(对付秦国),那么,我恐怕秦国人饭也不能咽下去。真可悲啊!有这样的有利形势,却被秦国积久的威势所胁迫,每日每月割让土地,以至于走向灭亡。治理国家的人不要被积久的威势所胁迫啊!

  六国和秦国都是诸侯之国,他们的势力比秦国弱,却还有可以不贿赂秦国而战胜它的优势。如果凭借偌大国家,却追随六国灭亡的前例,这就比不上六国了。

注释

  1. 兵:兵器
  2. 善:好。
  3. 弊在赂秦:弊病在于贿赂秦国。赂,贿赂。这里指向秦割地求和。
  4. 或曰:有人说。这是设问。下句的“曰”是对该设问的回答。
  5. 率:都,皆。
  6. 盖:承接上文,表示原因,有“因为”的意思。
  7. 完:保全。
  8. 攻取:用攻战(的办法)而夺取。
  9. 小:形容词作名词,小的地方。
  10. 其实:它的实际数目。
  11. 所大欲:所最想要的(东西),大,最。
  12. 厥先祖父:泛指他们的先人祖辈,指列国的先公先王。厥,其。先,对去世的尊长的敬称。祖父,祖辈与父辈.
  13. 暴霜露:暴露在霜露之中。意思是冒着霜露。和下文的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都是形容创业的艰苦。
  14. 视:对待
  15. 举以予人:拿它(土地)来送给别人。实际是举之以予人,省略了之,代土地。
  16. 然则:既然这样,那么。
  17. 厌:同“餍”,满足。
  18. 奉之弥繁,侵之愈急:(诸侯)送给秦的土地越多,(秦国)侵略诸侯也越急。奉:奉送。弥、愈:都是“更加”的意思。繁:多。
  19. 判:决定。
  20. 至于:以至于。
  21. 颠覆:灭亡。
  22. 理固宜然:(按照)道理本来就应该这样。
  23. 事:侍奉。“以地事秦……火不灭”:语见《史记魏世家》和《战国策魏策》。
  24. 此言得之:这话对了。得之,得其理。之,指上面说的道理。
  25. 终:最后。
  26. 继:跟着。
  27. 迁灭:灭亡。古代灭人国家,同时迁其国宝、重器,故说“迁灭”。
  28. 与嬴:亲附秦国。与,亲附。嬴,秦王族的姓,此借指秦国。
  29. 既:已经。
  30. 免:幸免。
  31. 始有远略:起初有长远的谋略。
  32. 义:名词作动词,坚持正义。
  33. 斯:这
  34. 始:才
  35. 速:招致。
  36. 再:两次。
    37.连却之:使...退却(动词的使动用法)
    38.洎:及,等到。
  37. 以:因为。谗:小人的坏话。
  38. 邯郸为郡:秦灭赵之后,把赵国改为秦国的邯郸郡。邯郸,赵国的都城。
  39. 且燕、赵处秦革灭殆尽之际:燕赵两国正处在秦国把其他国家快要消灭干净的时候。革,改变,除去。殆,几乎,将要。
    42. 智力:智谋和力量(国力)。
  40. 向使:以前假如。
  41. 胜负之数,存亡之理:胜负存亡的命运。数,天数。理,理数。皆指命运。
  42. 当:同“倘”,如果。
  43. 易量:容易判断。
  44. 以赂秦之地封天下之谋臣:以,用。
  45. 礼:礼待。名作动。
  46. 食之不得下咽也:指寝食不安,内心惶恐。下:向下,名作动。咽:吞咽。
  47. 势:优势。
  48. 而为秦人积威之所劫:而,却。积威:积久而成的威势。劫,胁迫,劫持。
  49. 日削月割,以趋于亡:日,每天,名作状。月,每月,名作状。以,而。
  50. 为国者无使为积威之所劫哉:治理国家的人不要被积久的威势胁迫啊!
  51. 势弱于秦。于:比。
  52. 而犹有可以不赂而胜之之势。可以:可以凭借。
  53. 苟以天下之大:苟,如果。以,凭着。
  54. 从:跟随。
  55. 故事:旧事,先例。
  56. 下:降低身份。

文言知识

一、文言实词

1.通假字 

(1)暴霜露(暴:通“曝”,曝露) 
(2)当与秦相较,或未易量(当:通“倘”,倘若)
(3)暴秦之欲无厌(厌:通“餍”,满足)

2.古今异义 

(1)与战胜而得者,(其实)百倍
古义:它实际上的数量 ;今义:实际上

(2)思厥先(祖父)
古义:祖辈和父辈;今义:父亲的父亲

(3)(至于)颠覆,理固宜然
古义:引出结果。以至于。 今义:连词,表示到达某种程度

(4)可谓(智力)孤危
古义:智谋和力量。 今义:理解事物的能力

(5)下而从六国破亡之(故事)
 古义:先例,旧事 。今义:真实的或虚构的有关人物的事情

(6)后秦击赵者(再)
 古义:两次 。今义:又,又一次

(7)(然后)得一夕安寝
古义:这样以后 。今义:表示一件事情之后接着又发生另一件事情

(8)刺客(不行)
古义:不去行刺。今义:能力、本事欠缺;水平不高

(9)则吾恐秦人食之不得(下咽)也
古:咽下咽喉 ;今:吞咽

(10)始(速)祸焉
古义:招致。今义:速度 

3.词类活用

(1) 名词作状语。 
日削月割 (日:一天天地;月:一月月地)
至于颠覆,理固宜然 (理:按理来说)
并力西向(西,向西。)

(2) 名词作动词。
义不赂秦 (义:坚持正义) 
以事秦之心礼天下之奇才 (礼:礼待)
则吾恐秦人食之不得下咽也 (下:吞下)
以地事秦 (事:侍奉)

(3) 形容词作动词。
不能独完 (完:保全) 
惜其用武而不终也 (终:坚持到最终)
始速祸焉 (速:招致)

(4)动词的使动用法: 
李牧连却之 (却:使…退却,译为打退 )

4.一词多义 

(1)兵
非兵不利 (名词,兵器、武器) 
而秦兵又至矣 (名词,军队)
斯用兵之效也 (名词,武力) 

(2)事
以地事秦 (动词,侍奉) 
而从六国破亡之故事 (名词,事情) 

(2)犹
犹抱薪救火 (动词,像,好象) 
犹有可以不赂而胜之之势 (副词,仍然,还) 

(4)终
终继五国迁灭 (副词,终于) 
惜其用武而不终也 (动词,坚持到最终) 

(5)始 
始有远略 (名词,起初) 
始速祸焉 (副词,才) 

(6)向
向使三国各爱其地 (副词,假使,如果) 
并力西向 (动词,朝着,对着) 

(7)得 
较秦之所得 (动词,获得) 
此言得之 (动词,适合,得当) 

(8)势 
有如此之势  (优势) 
其势弱于秦  (势力) 

(9)亡
诸侯之所亡,与战败而亡者 (失去土地) 
是故燕虽小国而后亡 (灭亡) 

二、文言虚词 

1.而 

(1) 连词,表承接。
而犹有可以不赂而胜之之势/赂秦而力亏/战败而亡

(2) 连词,表修饰。
较秦之所得与战胜而得者

(3) 连词,表转折。
而秦兵又至矣/与嬴而不助五国也/惜其用武而不终也/而为秦人积威之所劫/而犹有可以不赂而胜之之势 

(4) 连词,表并列。
二败而三胜 

2.之 

(1) 结构助词,的。 
破灭之道也/较秦之所得/诸侯之所亡

(2) 定语后置的标志。
苟以天下之大

(3) 代词。 
子孙视之不甚惜(指土地) 
奉之弥繁,侵之愈急(代词,前一个代“秦”,后一个代“贿赂的诸侯”) 
此言得之(指上文说的道理) 
而犹有可以不赂而胜之之势(前一个代指“秦”;后一个助词,的)
其实亦百倍(指获得的土地) 
惜其用武而不终也(指赵国) 
其势弱于秦(指六国)

3.则 

(1) 连词,就。   小则获邑,大则得城
(2) 连词,那么。   则秦国之所大欲

4.与 

(1) 动词。亲附、亲近  与赢而不助五国也 
(2) 介词,跟,同,表比较的对象。 与战胜而得者 
(3) 连词,和,同,表并列。 六国与秦皆诸侯 

三、文言句式

1.判断句 

(1)是故燕虽小国而后亡,斯用兵之效也(用“也”表判断)
(2)赂秦而力亏,破灭之道也(用“也”表判断)

2.省略句 

(1)举(之)以(之)予人(省宾语“之”和介词宾语“之”)
(2)(子孙)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省主语“子孙”)
(3)洎牧以谗诛,邯郸为(秦)郡(省定语“秦”,秦国的)

3.变式句 

(1)其势弱于秦(于秦弱,介宾后置)
(2)赵尝五战于秦(于秦五战,介宾后置)
(3)苟以天下之大(大天下,定语后置)

4.被动句 

(1)有如此之势,而为秦人积威之所劫(为…所,表被动)
(2)为国者无使为积威之所劫哉(为…所,表被动) 

四、成语 

如弃草芥:芥,小草。就像扔掉一根小草那样。形容毫不在意。 
抱薪救火:薪:柴草。抱着柴草去救火。比喻用错的方法去消除灾祸,结果使灾祸反而扩大。

写作特点

  1. 借古讽今,针砭时弊
    战国时代,七雄争霸。为了独占天下,各国之间不断进行战争。最后六国被秦国逐个击破而灭亡了。六国灭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根本原因是秦国经过商秧变法的彻底改革,确立了先进的生产关系,经济得到较快的发展,军事实力超过了六国。同时,秦灭六国,顺应了当时历史发展走向统一的大势,有其历史的必然性。本文属于史论,但并不是进行史学的分析,也不是就历史谈历史,而是借史立论,以古鉴今,选择一个角度,抓住一个问题,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地确立自己的论点,进行深入论证,以阐明自己对现实政治的主张。因此我们分析这篇文章,不是看它是否准确、全面地评价了历史事实,而应着眼于其强烈的现实针对性。本文从历史与现实结合的角度,依据史实,抓住六国破灭“弊在赂秦”这一点来立论,针砭时弊,切中要害,表明了作者明达而深湛的政治见解。文末巧妙地联系北宋现实,点出全文的主旨,语意深切,发人深省。

  2. 论点鲜明,论证严密
    本文为论说文,其结构完美地体现了论证的一般方法和规则,堪称古代论说文的典范。文章开篇即提出六国破灭“弊在赂秦”的论点;然后以史实为据,分别就“赂秦”与“未尝赂秦”两类国家从正面加以论证;又以假设进一步申说,如果不赂秦则六国不至于灭亡,从反面加以论证;从而得出“为国者无使为积威之所劫”的论断;最后借古论今,讽谏北宋统治者切勿“从六国破亡之故事”。文章围绕中心论点展开论证,既深入又充分,逻辑严密,无懈可击。全文纲目分明,脉胳清晰,结构严整。不仅句与句、段与段之间有紧密的逻辑联系,而且首尾照应,古今相映。文中运用例证、引证、假设,特别是对比的论证方法。如“赂者”与“不赂者”对比;秦与诸侯双方土地得失对比,既以秦受赂所得与战胜所得对比,又以诸侯行赂所亡与战败所亡对比;赂秦之频与“一夕安寝”对比;以六国与北宋对比。通过对比增强了“弊在赂秦”这一论点的鲜明性、深刻性。

  3. 语言生动,气势充沛
    在语言方面,本文除了具有一般论说文用词准确、言简意赅的特点之外,还有语言生动形象的特点。在论证中穿插“思厥先祖父……而秦兵又至矣”的描述,引古人之言来形象地说明道理,用“食之不得下咽”形容“秦人”的惶恐不安,大大增强了文章的表达效果。文章的字里行间饱含着作者的感情。不仅有“呜呼”“悲夫”等感情强烈的嗟叹,就是在夹叙夹议的文字中,也流溢着作者的情感,如对以地事秦的憎恶,对“义不赂秦”的赞赏,对“用武而不终”的惋惜,对为国者“为积威之所劫”痛惜、激愤,都溢于言表,有着强烈的感染力,使文章不仅以理服人,而且以情感人。再加上对偶、对比、比喻、引用、设问等修辞方式的运用,使文章“博辨以昭”(欧阳修语),不仅章法严谨,而且富于变化,承转灵活,纵横恣肆,起伏跌宕,雄奇遒劲,具有雄辩的力量和充沛的气势。

赏析:

六国被秦国灭亡的教训,是许多文史家关注的话题。仅“三苏”就每人写了一篇《六国论》。苏轼的《六国论》,针对六国久存而秦速亡的对比分析,突出强调了“士”的作用。苏轼认为,六国诸侯卿相皆争养士,是久存的原因。只要把那些“士”养起来,老百姓想造反也找不到带头人了,国家就可以安定了。苏辙的《六国论》则是针对六国不免于灭亡的史实,指出他们相继灭亡的原因是不能团结一致,共同抗战,灭国是咎由自取。

苏洵的《六国论》不同于以上两篇。苏洵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借题发挥。苏洵的写作目的不在于总结六国灭亡的教训,而在于警告宋朝统治者勿蹈六国灭亡的覆辙。借古喻今,以谈论历史供当今统治者借鉴,这是苏洵高出其二子的地方。从历史情况看,六国灭亡的原因并不是“赂秦”。六国的失败,主要是政治上保守,因循守旧,不重视改革,不能坚持“合纵”政策去对付秦国的“连横”政策,被秦国远交近攻的手段各个击破。另一方面,秦孝公任用商鞅变法,使秦国国力大增,具备了统一中国的实力。加上战国长期的战乱,民不聊生,由分裂到统一,符合人们的愿望。秦国统一中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苏洵对此并非不知,他在文中也承认这一点:“以赂秦之地,封天下之谋臣;以事秦之心,礼天下之奇才,并力西向,则吾恐秦人食之不得下咽也。”然而作者用意不在此,他的意图是点明赂秦是六国灭亡的原因,以此警告宋朝统治者,不要用贿赂的方法对待契丹和西夏,要用武力,要抵抗。明代何仲默说过:“老泉论六国赂秦,其实借论宋赂契丹之事,而卒以此亡,可谓深谋先见之识矣。”

宋朝建国后,宋太祖片面地接受唐朝藩镇割据,尾大不掉,以至灭亡的教训,采取了“虚外实内”的政策,削弱边关的实力,调集重兵驻守京城。结果造成了边关的空虚。辽国乘虚而入,屡犯边疆。宋太宗继位后,曾两次派兵击辽,均遭失败。后宋太宗两次进攻幽州,企图夺回幽云十六州,又遭败绩。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辽大兵压境,直逼澶州城下(今河南濮阳),威胁汴京开封。于是,宋与辽签定了“澶渊之盟”,答应向辽输岁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到了仁宗庆历二年(1042年),辽再次要挟,宋只得增加币银十万两,绢十万匹。第二年(1043年),西夏也来要,又是赐岁币银十万两,绢十万匹,茶三万斤。人民的血汗就在这种纳赐之中,付之东流。苏洵对此痛心疾首,他借古喻今,纵横恣肆,痛陈利弊,对当权者进行规劝,希望其改弦易辙,增强国力,与敌斗争。苏洵的议论虽不无可商榷处,但总的立论是正确的,并且不幸为苏洵所言中:就在苏洵死后六十年,终于发生了“靖康之变”(1126年),北宋重蹈了六国的覆辙,为后起的金所灭,徽、钦二帝被俘,客死异国他乡。

《六国论》除去在立论上具有借题发挥、借古喻今的写作特点外,在论证的严密性、语言的生动性上也堪称典范。第一段的逻辑性是非常严密的。作者开篇亮出观点:“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开宗明义,直截了当,使读者一眼就抓住了论者的中心。然后,作者解释论点:“赂秦而力亏,破灭之道也。”这就指出了贿赂的危害,言简意赅,要言不烦。再后,作者设问:“六国互丧,率赂秦耶?”答曰:“不赂者以赂者丧。盖失强援,不能独完。”这就使得文章逻辑严密,无懈可击。最后一句总结全段:“故曰弊在赂秦也。”这一段起到了“纲”的作用,后面的二、三两段实际上是围绕第一段展开的。

本文的语言生动有力。议论性的句子简捷有力,叙述性的句子生动感人。比如:“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这些叙述语言本身带有主观感情,还有描述的特点。作者还运用引用、对比、比喻等手法,使语言灵活多样,增强了表达效果。本文的句式也整饬有度,特别是四字句占了一定比例,读起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富有节奏感。文章史实论据典型、充分,分析、对比、比喻等论证具有很强的逻辑性和说服力,句式多变,感情激切,富有感染力。本文虽是史论,但作者本意不在于论证六国灭亡的原因,而在于引出历史教训,讽谏北宋王朝放弃妥协苟安的政策,警惕重蹈六国灭亡的覆辙。

欧阳修评价苏洵的文章说:“吾阅文士多矣,独喜尹师鲁、石守道,然意犹有所未足,今见子(苏洵)之文,吾意足矣。”的确如此,苏洵此文,奔腾上下,纵横出入,气势犹如江河决口。他见识深远,眼光犀利,议论精辟透彻,足警世人。无怪乎本文近千年来盛传不衰!

创作背景

《六国论》选自《嘉佑集》卷三。这是苏洵所写的《权书》中的一篇,《权书》共10篇,都是史论的性质。苏洵写这篇文章并不是单纯地评论古代的历史事件,而是借古讽今,警告北宋统治者不要采取妥协苟安的外交政策。